农资包装废弃物成农田污染“炸弹”

热度536票  浏览61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1月16日 09:47
旧污未全去 新污又到来

  农资包装废弃物成农田污染“炸弹”

  小寒过后,南方山区的农田里一片寂静,举目四望,没有了青草绿稻的遮挡,多年生产累积下的农资包装废弃物污染触目惊心。水沟里,农药瓶凌乱散布,田埂旁,没有烧完的塑料秧盘随意堆积,大风突起,一小堆除草剂的袋子被卷上天,空中飘来一股奇怪的气味。

  “一个种粮大县每年使用秧盘上千万个,农药瓶子袋子几百万个,不少都扔在田间地头,成为污染‘炸弹’!”近日,《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湖南等农业大省采访时,许多干部群众反映,化肥、农药、农膜、秧盘等农资新品种层出不穷,利于农业生产效率提高的同时,也增加了大量农资包装废弃物。由于多地回收体系不健全,诸如旧秧盘、农药瓶、农药袋等被大量丢弃在田间地头,导致农田污染日趋复杂化,旧污未全去,新污又到来,令人心忧。

  农资升级 效率提高

  正值南方农民储备春耕农资的阶段,说起农资供应,湖南衡阳县的种粮大户刘翠清认为,过去农资品种单一,供应常常短缺,如今这些问题一去不复返,农资供应充足,而且农资升级,新品种越来越多,给农业生产带来了便利。

  他介绍说,以育秧为例,以前要么在大田里直接播种,要么在秧田育秧后,移栽到大田里手工插秧。大田直播虽然省时省力,但禾苗不够茁壮,一遇到“倒春寒”“寒露风”,会导致禾苗大面积冻死。秧田育秧能提高禾苗成活率,但方法太过传统落后,费时费力。这几年,秧盘被推广普及,育秧过程不再那么繁琐,秧苗质量也有保证,成活率大为提高,还方便进行机插秧和抛秧,节省了很多人力。

  与过去相比,农药的品种也越来越多。在湘潭市的农资市场,经销商彭建来生动地说,以前农药品种单一,毒性偏大,农民打药杀虫的思路近似于“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近年来,这一错误思路逐渐得到扭转,根据病虫害的种类,农药品种也出现了细分,总体分为杀虫剂、杀菌剂、杀螨剂、杀线虫剂、杀鼠剂、除草剂、脱叶剂、植物生长调节剂等类别。

  彭建来告诉记者,每一类农药又细分为很多品种,现在市场上常见的农药品种大概有100多种,农药品种细化,农民打药更有针对性,杀虫效率更高,农药残留也更少。

  随着各类经济作物的种植面积增加,塑料膜也在大量进入农业生产领域,有的成为地膜,有的成为大棚膜,广受农民欢迎。湘潭县的种粮大户胡孝成告诉记者,地膜可以保持土壤水分,提高土壤温度,防止部分害虫和微生物侵袭农作物,大棚能种出反季节蔬菜,从经济效益来看,这些农资带来一笔漂亮的经济账。

  旧污未去 新污又来

  经济账虽然漂亮,不过,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许多基层干部和农民也算了一笔环保账。他们反映,随着农资种类增加,农资使用量增加,农资包装废弃物也在激增,带来严重的污染问题,对原本就很脆弱的农田生态系统造成了进一步破坏。

  农药包装的污染虽然是老问题,但依然令人心惊。南方多个种粮大县的农业干部算了一笔详细账:笼统而言,单个粮食生产大县全年粮食播种面积约为100万亩,按照南方农民的传统打药习惯,每亩田每季至少使用各类农药约3瓶(袋),因此,一年产生的废弃农药瓶子、袋子就有300万个之多。这一笔账如果扩大到一个省乃至全国,其结果令人忧虑。

  作为农资“新军”,秧盘带来的污染隐蔽而巨大。多名种粮大户告诉记者,保守估计,一亩大田要用50个秧盘,考虑秧盘的普及率、双季稻等因素,单个粮食生产大县一年使用的秧盘不少于1200万个。此外,每个秧盘一般能连续使用两年,因此,单个粮食生产大县每年废弃的秧盘高达600万个。

  很多农业干部反映,使用两年的秧盘一旦不再具有使用价值,不少都是被丢弃在田间地头,很少有回收处理。有环保人士曾在洞庭湖区等地做过抽样调查,他们发现在处理农药包装瓶或包装袋时,约90%的农民会选择丢弃在田埂、水渠、小河等地,只有一小部分的人会把它们带回村庄,进行焚烧等相关处理。很多农业科技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农资废弃物在田间地头很难自然降解,处理难度很大。湘潭市种粮户彭三华告诉记者,秧盘是回收塑料制作的,很难点燃,还要倒上柴油烧。“烧起来有很浓的黑烟,气味也很臭,对空气污染很大。”

  多名基层农业干部测算,按一个秧盘重量约为50克计算,一个粮食大县每年丢弃的秧盘总重量达30万公斤,即300吨,相当于5个火车车皮。这些丢弃在田边或水沟里的农资废弃物,导致大量氮、磷、农药、重金属等物质被带入水体,渗入土壤,日积月累下的污染,对生态环境产生严重危害。

  回收困难 如何重建?

  在一次公开会议上,农业部一位副部长曾表示农业已超过工业成为我国最大的面源污染产业。记者在基层调查,如今散落在农田、地头、河流、池塘边等处的农资废弃物,构成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污染源,分布具有广泛性和随意性,属于典型的农业面源污染。

  2015年,环保部发布了《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理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对农药包装废弃物的责任划分、惩罚措施、回收体系建设等内容都有明确表述。例如提出了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理,坚持谁生产谁负责、谁销售谁回收、谁使用谁交回的原则;农药生产企业(含农药进口企业)负责其农药产品的包装废弃物的回收处理;农药经销者负责所销售农药的包装废弃物的收集与暂存;农药使用者应当及时将农药包装废弃物交回经销者,不得随意丢弃。

  不过,这些政策能否在基层得到落实,很多干部群众仍存疑虑。记者此前采访发现,在一些“美丽乡村”、城乡卫生统筹建设的试点村庄,对农资废弃物回收早已做过探索,但遇到了很多难题。这些试点村想了很多办法,还是很难发动群众主动参与回收。一名干部告诉记者,“老百姓现在不缺那点钱,而且觉得那是捡垃圾,没有面子!”在一些试点村,迫于上级考核压力,最后甚至沦为“村干部上门收垃圾,下田捡垃圾”,导致村干部怨声载道。

  湖南省农业部门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多年前,农村再生资源回收体系相对健全,供销社所属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能正常运转,农民也愿意把农药瓶等积攒起来,去换一些零花钱。但是,这一回收系统在多地已经成为“僵尸”,不少企业甚至完全停止运转,如今要重建起来,难度极大。同时,农村社会已经发生重大变化,多数农民心态今昔差别巨大,不愿意为了一点零花钱,去捡拾积攒农药瓶等,以何种方式激励、督促他们参与回收,目前仍需多方合力探寻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记者 周楠 长沙报道

TAG: 包装 废弃物
顶:26 踩:2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4 (16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8 (180次打分)
【已经有140人表态】
21票
感动
19票
路过
17票
高兴
15票
难过
18票
搞笑
18票
愤怒
16票
无聊
1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