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有惊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资讯 > 环保技术 > 重金属治理技术 > 长三角局部土壤重金属污染调查

长三角局部土壤重金属污染调查

发布日期:2011-05-06  浏览次数:1497

分享到:

文章摘要:党付中是来自安徽六安的农民,在江苏宜兴市丁蜀镇周墅村承包了8亩土地。20多天前,他惊讶地发现,土地上的1000棵辣椒突然莫名死

党付中是来自安徽六安的农民,在江苏宜兴市丁蜀镇周墅村承包了8亩土地。20多天前,他惊讶地发现,土地上的1000棵辣椒突然莫名死去。

  与党付中莫名不同的是,在浙江长兴县雉城镇王浜头的农民看到种植水稻大面积突然死亡,他立刻想到周围4家蓄电池企业的污染,其中最大的一家企业有23条生产线。这些蓄电池企业使得水、土壤都重金属超标。

  “长三角土壤污染,不仅有重金属污染,也有有机物污染,可能是一种、两种,甚至十几种污染物共存的污染。更严重的是,长三角土壤污染是区域性的,由原来点状的、局部的发展成面上的、区域性的污染,”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农村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林玉锁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污染已在一定程度上扩散了。”

  宜兴市:从土壤破坏到土壤污染

  今年7月20日,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科技发展计划项目“典型区域土壤环境质量状况探查研究”在北京通过验收鉴定。该项目于2001年由原国家计委批准立项。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作为总项目技术负责单位,而林玉锁就是该项目的技术总负责人。

  党付中所在的江苏宜兴丁蜀镇,就是该项目重点研究的区域,这里以生产陶器闻名于世。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现在宜兴全市有400多家规模型陶瓷企业,目前全市陶瓷从业者超过6万人。

  如此规模之下,104国道宜兴段旁原先绵亘着的两座山——青龙山、黄龙山,因为制陶需要陶土,黄龙山已经被铲平;而青龙山也挖去一半。

  然而,相对于开采泥料破坏土壤相比,数量众多的陶瓷企业对土壤的污染更为严重。

  在从丁蜀镇到袱东镇的路上,依然可以看到数百家陶瓷厂,而且多是前店后厂。记者看到在一处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地方却矗立着5根烟囱。据了解,去年6月,宜兴市政府推出了“煤改气”治理计划:到2005年年底之前,全面完成宁杭 高速公路两侧、3个重点区域和5个重点乡镇所有工业窑炉“煤改气”任务,到目前为止已经拔掉了700多根烟囱。

  林玉锁告诉记者,陶瓷污染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油污染、粉尘污染、废水污染、废料废渣污染、运输污染等等。而这些污染最终都将作用于土壤,尤其废水、废料废渣。

  他表示,农民党付中不明原因的农作物死亡,可能就是上述污染造成的。

  长兴县:玫瑰花铅超标

  沿着104国道宜兴段往南,就进入浙江省湖州长兴县境内。

  去年6月,位于该县林城镇的天力蓄电池公司(下称“天力”)被投诉有铅污染问题。这一事件最终导致天力被勒令停产整顿。然而,铅中毒依然威胁着长兴县的人们。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蓄电池产业在长兴县迅速发展,现在已经成为该县的支柱产业。据了解,目前全县共有蓄电池企业175家,长兴县生产的电动车蓄电池在全国的市场占有率为65%。

  “投资做蓄电池一元钱能赚两元钱,谁有钱谁都做。钱多搞大点,钱少搞小点。”王浜头的一家蓄电池企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这家企业后面,紧挨着另一家蓄电池企业,再往后就是一片水稻田,一位来自安徽的农民正用水泵从一旁的小河里抽取河水灌溉,而河水发着黑。

  “这水里有毒,鱼、虾,连螃蟹都死完了,但是我们还得用这个水。”他告诉记者,5月份左右水稻种植的时候可以看到水稻大量死亡的情景。“水里飘着油沫,覆盖着秧苗。”

他领着记者到紧靠厂区的一块农田。这块农田已经没有庄稼,只有一片枯黄的杂草。黑油沫掩盖杂草的根部。旁边的工厂正在发出轰隆的声音。

  浙江省地质调查研究院曾经对长兴县蓄电池企业最为集中的煤山镇进行农业地质环境调查。结果显示,长兴县煤山镇一带土壤的重金属镉、铅含量已超过国家标准;而其污染源就是蓄电池。

  上狮村是林城镇玫瑰花种植基地。然而由于土壤污染使玫瑰花的铅含量超标。玫瑰花的价格也一路下滑,据了解,玫瑰花干的价格从每公斤150元一直降到每公斤20元,而现在这里已经很少人种植玫瑰花。

  受到铅污染的不仅仅是玫瑰花。上狮村生产的大米、茶叶、桃子、青梅等农产品,都被相关部门认定含铅量超标。桃子刚刚上市的时候,村民挑到长兴县农贸市场。才进市场,就遇到闭门羹:不欢迎上狮村的农产品。

  越研究问题越大

  不过,农作物无法生长只是农田土壤污染的一个方面,土壤污染的区域远非只有农田而已。

  “我们现在还关注住宅区的污染、商业区污染、公共设施的污染,还有一些特殊的污染场地,比如说 加油站,一些小 化工场地。我们关注的是所有的土地。”林玉锁告诉记者。

  林玉锁牵头的“典型区域土壤环境质量状况探查研究”项目以我国“典型区域、典型调查类型、典型污染物”的土壤环境安全问题为主要研究目标。项目进行中,研究人员对不同类型土壤、不同类型污染物都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问题非常严重。“越研究发现问题越大。”

  项目组在宁连公路两侧选择了3段,每段布设10个监测点,通过两年的跟踪研究发现,高速公路两侧100米的清洁区已变成“铅污染区”。且污染主要集中在表层30厘米的土壤,而这一深度往往正是农作物根系生长的深度,这直接导致蔬菜等农作物中铅含量超标。

  同时,去年,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也披露了该所完成的一项调查结果,南京一些地区已不宜种植蔬菜、果品和粮食。

  另外,在调查南京城区土壤重金属含量水平时,项目组分别在新街口、中华门、玄武湖、雨花台、梅园新村、南大等不同类型的区域进行监测。结果发现,老居民区土壤中含铅量平均值达到了141.6mg/kg,位居第一,远远超过南京地区土壤中铅含量24.8mg/kg的背景值。

  土壤污染立法缺位

  “一个厂它可能只污染局部的一个地方,一小块;一个城市可能对一个近郊产生污染。如果是公路、交通有污染的话,可能是带状的;如果是污水,是沿着河流的带状形。但是,长三角地区工业星罗棋布的,污染源很多很多,就形成了一个面。”因此,林玉锁现在依然很难说清楚长三角土壤污染的情况。“大家现在掌握的数据也是有限的。我们现在不可能把长三角的土壤都普查一遍。”

  他介绍说,“污染物有100多种,我们不可能从一个地方进行100多种检查,我们的调查根据污染源走的。有的污染原因是可以调查清楚的,有的是不可以调查清楚的。比如说在一个化工厂周围,它就跟化工厂的污染物质有关系,这个就叫说得清楚,在公路周围铅的污染很严重,这个也说得清楚,因为有这个源存在。有的是搞不清楚的,比如说有些大量的有机污染物从哪儿来的,这个现在就说不清楚,还需要研究。”

  “土壤污染与水污染、大气污染有很大的不同。它的隐蔽性,人不可以察觉,肉眼是看不见的。还有就是滞后性,就是要通过一段时间才感觉得到,还有累积性,超过它的承载容量以后就突然一下子爆发了。难以恢复,恢复代价很大,或者不可以恢复。”林玉锁告诉记者。

  据了解。目前已经有了大气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但是还没有土壤污染防治法。对土壤的保护主要是从土壤资源数量、土质来考虑的。林玉锁透露,有关土壤污染防止的立法工作正在积极准备,而全国性土壤污染调查工作也将于近期启动。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图片新闻